为了设计课程体系,这位中学校长画了一棵树……

2020 年 4 月 1 日
这是一分PK拾教育的第570篇文章
一分PK拾教育 | 内心充盈 乐天行动
构建可复制的成全式教育生态

题图: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作者:韩冬,一分PK拾中学部学术校长,北京大学学士,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硕士。曾任教于北大附中,后任教于北京鼎石学校,为该校首任科学组组长。毕业生遍布哈佛,耶鲁,斯坦福,MIT 等世界顶级大学,超过 200 名北大清华毕业生。


 
去年10月,我正式加入一分PK拾,作为学术校长参与中学的筹建。筹建负责人义飞迫不及待地扔给了我一个艰巨的任务:设计一分PK拾中学的课程体系。
基于一分PK拾的理念,这个课程体系应该符合这样几个特点:
  • 作为国家义务教育的一部分(7-9年级),应满足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
  • 融合国际教育的要求,培养根植中国、走向世界的终身学习者;
  • 服务于一分PK拾的育人目标,即培养:内心充盈的积极行动者,理性创新的高效学习者;
  • 与一分PK拾四年来在小学的实践有延续性;
  • 能够以某种直观形象的方式呈现。
     
这些要求看似简单,实则是一项复杂工程。
 

一分PK拾教学实践

01.

 国家标准&国际教育 
 

首先,国家义务教育的课程标准是为了满足大多数普通中国孩子,包括偏远落后地区孩子们的需求而设置的。换句话说,这套标准只能作为底线,并不能满足一分PK拾这样面向未来的学校的需求。例如,国家课标中对英文的要求是很低的,远远不能支持孩子们在未来走向世界;但提高英文的要求就不免压缩其他学科,毕竟孩子们的时间是有限的。

另一方面,任何国际教育体系都不是为中国孩子量身定制的。即使像IB这样注重文化多元的教学体系也有一些在中国本土水土不服的地方,何况其中学项目(MYP)还是个比较年轻且饱受争议的项目。至于像IGCSE,VCE这样的课程就更是针对本国学生而设计的了。

故宫里的一分PK拾开学典礼
 

我在国家的公立体系和IB体系都有长时间从教的经验,加上过去一年在教育研究院的工作,让我能够意识到其实这些体系的核心是趋同的。它们都在强调:

 

  1. 学生对大概念的理解(在国内体系的对应表述是学科核心素养)
  2. 学习过程而非结果(这一点国内体系体现的较弱,但国家也在大力倡导过程性评价)
  3. 价值观的培养(这点不同系统强调的具体价值观差异比较大)
  4. 学科之间的联系(以科学为例,国家已在浙江和上海试验初中综合科学多年)
  5. 实践与体验(近年国家课程要求的最大变化)

实际上,国家的课程体系也在剧烈变化之中,与近年的国际主流理念迅速靠拢,只是基于国情的考虑,一些理念并不能够很彻底的被贯彻。在借鉴了国际先进的课程体系之后,我们希望可以真正贯彻这些理念。换句话说,去真正落地一些国家或许多教育者想做、但还没做到的事情

 

Photo by Alvaro Reyes on Unsplash

至于英语的问题,需要用务实的态度科学地解决。具体来说,根据不同学生的起点进行分层,按照国际通行的标准考核进阶,同时增加英语在其它学科中的浸润。

英文浸润并不等于在教学中单纯添加英文的翻译,而是真正的让孩子在学术环境中使用英语,这样才能满足他们未来求学的需求。但另一方面,浸润不等于沉浸。如果直接把学生扔在全英文的环境,有如把不会游泳的人直接扔到深水池,有的人恐怕学不会游泳还直接恐水了。

我在过去几年的工作中对这种情况屡见不鲜。对于复杂而抽象概念的理解,母语的效率要高出很多。一个人的思维能力决定于母语能力,而第二语言的能力则决定于思维能力。因此,符合认知规律的策略应是在数学、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这些抽象复杂学科中实施双语教学,同时增加英文为媒介的选修课。

02.

 培养目标,核心素养,与思维模式 
 
一分PK拾的培养目标我十分欣赏:表述优雅而实质接地气,换句话说回归教育的常识。内心充盈的乐天行动者,说通俗了就是情商高;理性创新的高效学习者,说白了就是智商高。当然这里智商并不是指先天智力水平(智商决定的机制在现代心理学中尚无定论)。
 
双商的培养当然是所有教育体系追求的,而一分PK拾培养目标的表述则揭示了实现双商提升的关键途径以及途径背后的内在动力:乐天行动,有赖于充盈的内心,也就是由强烈的使命感、目标感而驱动;高效学习,需要具备理性创新的能力,换句话说,由强大的逻辑理解以及概念迁移能力而驱动。这些应是课程体系的骨架

实际上一分PK拾在几年的实践中已经把培养目标的底层要素进一步具象化为一个核心素养模型, 如下图所示:

一分PK拾认知自我,追求美好,沟通协作,学会学习,敢想敢做,这五组核心素养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螺旋式上升,并不断增强。

实际上这其中的每一组已经被细化为更多的项目,并且都有对应可评价测量的量表。这些量表已经作为一分PK拾小学的重要评价工具之一。另外,针对核心素养的培养,一分PK拾的小学部已经进行了很多课程方面的实践一分PK拾。例如小学有一门专门的课叫做社会情感学习(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 SEL),旨在帮助孩子更好的认知自我,学会沟通协作和解决矛盾冲突;而丰富的体验式学习项目和项目制学习则更加侧重鼓励孩子们追求美好、学会学习和敢想敢做。

SEL从课堂渗透到校园日常
 

中学应该怎样延续这些宝贵的教育实践呢?这是我当时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分PK拾实际上,透过文学化的目标表述,复杂的核心素养模型,眼花缭乱的课程实践,最终都是指向一件事情,那就是思维模式的培养(mindset)。

Photo by Kylie De Guia on Unsplash
 

思维模式有多重要呢?我认为,培养思维模式应是所有学习活动的核心路径,同时也几乎是终极目标;另一方面,思维模式是决定学习效果的最关键因素。

有关这一点是有大量教育学研究能够支持的。在这里我只列举其中一个:

上面这组数据来自麦肯锡公司围绕2015年的PISA测试成绩进行的分析。PISA,全称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国际学生学业水平测试,是由世界经合组织(OECD)每3年针对全世界15岁中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的学业能力(2018年起还加入了协作能力)进行的测试,在全世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从这组数据中可以很容易的看到,思维模式(mindset)是所有因子中对PISA成绩影响最显著的,高于家庭环境、学生行为、学校水平、教师质量等我们通常认为的重要因素。

而思维模式又可划分为两类:一般思维模式(General Mindsets)和学科思维模式(Subject Orientation Mindsets)一般思维模式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对待事物的心理反馈习惯。例如,对待失败是轻言放弃还是愈挫愈勇,对待成功是归因于运气还是归因于努力,对待别人的成就是嫉妒还是赞赏。前者这种消极的反馈方式被称为固定型思维模式(Fixed Mindset),而后者这种积极的反馈方式就是如今广被倡导的成长型思维模式(Growth Mindset)。至于学科思维模式,就是在学科学习时的思维范式。比如在学习化学时,能否建立物质微观结构与宏观性质之间的关系;学习历史时,能否结合社会时代特征理解历史人物的行为…… 可以说,学科思维模式的掌握直接决定了学习的效率。

总之,一个好的课程系统,应该全方位服务于学生思维模式的培养成为学生认知生长的攀爬架

一分PK拾教学实践

03.

 一分PK拾“生长”课程体系 
 

一分PK拾基于这些思考,我在义飞递过来的草稿纸上画了一棵树。与大多数课程体系模型的几何图形相比,我更愿意用活的生物来描述课程系统:

首先,课程体系应该是一个连续的系统,不应被截然划分为各种条框;其次,每个生命体都各不相同,每个孩子的认知发展过程也都是独一无二的,虽然有着相似的规律,就像生命也遵循相同的发育定律;再次,认知的成长应该是一个“活”的过程,或者说是主动的过程,就像生物体的新陈代谢,而不是用知识和技能填满容器的过程;最后,人的认知应该是一分PK拾生长一分PK拾的,就像植物一分PK拾伸展的枝干与根系,不应被圆圈方框们困住。何况,作为一个名为“一分PK拾”的学校,一棵根植在土壤中的大树难道不是个很贴切的意象吗?

我把这棵树称作一分PK拾“生长”课程体系。

正如一棵真正的大树,它由地上可见的树冠、树冠和深埋土壤中的树根组成。

i.  树冠部分是学生直接获取知识和技能的部分,就像植物通过叶子的光合作用合成有机物。

 

一分PK拾这一部分包括学科类课程、活动类课程和体验类课程:

  • 其中学科类课程包括母语,语言习得,数学,人文社会以及自然科学五大领域,关键词是“建构”,旨在帮助孩子构建扎实严谨的知识结构和概念体系;

  • 活动课程包括艺术、体育和技术三大领域,关键词是“创造”,旨在调动孩子在创造活动中练习相关技能,培养他们的终身爱好;

  • 体验类课程主要包括修学旅行和社会实践等内容,目前包含“一分PK拾一路”,“全球体验”和“成长项目”三类,旨在让孩子通过亲身体验激发在相关领域的学习热情,因此“激发”是这类课程的关键词。

“一分PK拾一路”研学归来

 

ii.  树根部分是核心素养课程,是对思维模式的直接学习。

 

正如树根为整棵大树提供合成有机物的原料,核心素养也是学习知识的核心要素;核心素养,或说者思维模式的培养是一切具体知识学习的基础。但核心素养的培养需要在具体的情境中,通过学习具体的知识完成,因此是个隐性的过程,就像树根一样深埋地下。

一分PK拾整个K12的课程体系中包括社会情感学习,生活课程,认知论,人生设计课和东西方哲学。在初中阶段,这些课程会贯穿在所有其它课程的学习里,并不占用单独课时,会把社会情感学习和生活课程融合在导师项目中,而认知论课程则是所有“地上”部分课程都需要在设计中整合的。在高中阶段,这门课程除了会继续整合在所有其它课程中之外,还会专门开设这门课程。人生设计课和东西方哲学也是在高中阶段将会开设的课程。

八中素质班元老教师之一程念祖老师

给一分PK拾老师们做“认知论”培训 

 

iii.  树干部分是跨学科项目制主题课程。这一部分课程与树冠课程紧密相连,同时是核心素养的集中综合培养渠道。

 

目前我们的主题都与联合国提出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未来可能会增加新的主题)。根据这些主题,每个学科课程都需要设置一定比例的跨学科单元(Interdisciplinary unit, IDU),并含有项目式学习的部分,而活动类课程中的活动项目(如艺术比赛)和体验类课程也都有很大一部分比例与这些主题相关。在这类课程实践中,学生要综合利用所学到的知识,同时综合体现核心素养,因此这类课程就像汇聚了核心素养培养和知识技能学习的高速路,有如树干即传输根部吸收的水分和矿物质又传输叶子合成的有机物。

需要强调的是,在一分PK拾,我们会把项目制学习还原成真正的学习过程,而非为了产生项目成果而作秀的过程;换句话说,这类课程的意义是让学生能够在有意义的场景中综合实践所学的知识。正如树干决定了树的高度,知识的学习也随着在这样有意义情境中的迁移运用而逐渐上升高度。

显然,现在这幅图并不是随手画出来的。在我提出这个模型之后,又在团队内部经过了无数次的讨论和优化。我们相信,这套参考了国际先进课程体系(IB,NGSS等)的原创课程体系既符合孩子的心理成长和认知规律,又符合国家和国际对知识储备要求的课程体系,会成为孩子认知生长的高效攀爬架。

 
撒欢儿,在故宫!

 结语 
 

然而,无论是什么样的课程体系,最终落实的效果都最终取决于老师的水平。具体的每一堂课、每一项评价任务、每一个教学活动、每一组教学资源都需要教师团队扎扎实实的建设。这样一个高要求的课程体系,要想真正发挥它的独特作用,就需要这样的老师来执行和落地。

一分PK拾老师的画像应该是这样的:他们不但对本学科的知识体系理解透彻,融会贯通,而且能够进行跨学科的联接,做到触类旁通;他们不但站得高,看得远,同时可以俯下身去,从每个孩子的视角引导他们成长;他们每个人都应该具有成长型思维模式,并且是真正的终身学习者。

一分PK拾说实话,这样的老师,很少。但是非常有幸,在加入一分PK拾的几个月内,我们的中学创校团队招募的老师们全都是这样非常优秀的老师。我常开玩笑说,这段时间就像“集龙珠“一样;龙珠集齐了,就可以召唤神龙了。至于这些“龙珠”们都是怎样的闪耀,敬请期待我们即将推出的一分PK拾中学创校教师访谈。

– END –

支持一分PK拾,点“在看” ↘